欢迎访问~百事2早点培训学校!
语言选择: 繁體中文

《生死疲劳》⑧ | 当40岁的丈夫,爱上20岁的女孩

领读 | 卓越今天,我们继续为您带来莫言的小说《生死疲劳》。上回我们说到,西门闹好不容易脱离猪身。这一世,阎王爷又让他变成了一条狗,还是投胎到西门闹曾经的院子里。让我们继续阅读《生死疲劳》的第八章:改革开放狗小四进城。开放新家上辈子的我离世后,两个面熟的鬼差拘了我的魂魄。这回我可一定要和阎王算账,大喊:“放开我,我要去找那条老狗算账!”两个鬼差死死抓着我的胳膊,一边憋笑:“息怒息怒,我们这就带你去见那条老狗。”说罢,我被带着飘离地面直飞出去,路过西门家,两个鬼差突然一停,将我像抡锤一样抡了出去,我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当我清醒过来时,忍不住破口大骂,阎王这老东西,连审问都略过了,直接把我塞进了狗肚子里。不过这回竟然投胎到了蓝脸家,我心里总算舒坦了不少,我们四条小狗被迎春抱着放到了炕上,原来这屋子里不只有我们,四个孩子也在。蓝脸从灶膛里拿出烧得喷香的桑螵鞘,问四个孩子:“谁尿床?谁尿谁吃。”三个孩子争先恐后的说我尿床!只有西门金龙领养的孩子没说话,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端坐在炕上。蓝脸说,真是谁养的就像谁,说着把烤好的东西递给他。那孩子接过来直接扔到了地上,蓝脸也没说什么,大概是习惯了这副像极了西门金龙的不领情的态度。哦对,西门金龙又改回了姓氏,因为西门家平反了,这个家伙又改回了原来的名字,真是个墙头草,我西门闹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儿子!蓝脸把四条狗分给了四个孩子,我这条表现最聪明的狗,当然要给最亲的孩子——蓝脸的孙子蓝开放。那时候蓝解放已经是县供销社的科长了,当个官还当出了一身臭毛病,等我说完这段,就让蓝解放自己说说他的烂事。这天,解放、金龙都回来了,一伙大人、四个孩子抱着四条狗,在院门口的杏树下照了一张相。金龙在外赚钱,买了辆吉普车,说实话,早已经没了当年的热血和激进,但是更狡诈了一些,我是狗嘛,一眼就能看出来的。我跟随着开放坐上了金龙的车,一路朝着县城奔去。解放出轨“县城的事情先不说了,蓝解放,说说你那段风流往事吧?”我盯着面前的蓝解放继续说道:“你不说我就说了!”哎,西门闹叔叔,不必了,我自己来吧。我是蓝解放,大家还没忘吧?在西门闹转世成猪和狗的岁月里,我娶亲生子,还当上了官,要问我有什么不满的,那就是我的妻子合作了。大家知道的,我喜欢的人,其实是合作的姐妹黄互助,当年娶亲我精神恍惚,并未说出自己的反对意见,这也为我之后的事情埋下了伏笔。我和庞春苗的相遇,是莫言的功劳。一九九零年的七月一日,是一个闷热的星期日,莫言带着她从我的办公室门口走进来,只见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,扎着一根大辫子。这让我有些诧异,现在流行的可是烫头,我对这个姑娘关注又多了几分。庞春苗今年二十岁,在新华书店工作,但是她会唱歌还会跳孔雀舞,在报纸上还发表过散文呢。我听过莫言的介绍觉得太可惜了,这么好的姑娘该去学艺术啊!我当时真的没有非分之想,这可是庞抗美的妹妹,庞抗美是我的直系领导啊,我搞出事情这辈子不就完了?自打这次会面过了两个月,这期间莫言和庞春苗常来我的办公室做客,后期莫言就不来了,我给他找了个大学作家班学习,他乐不得。庞春苗自己也来过几次,经常穿着那条红色的裙子,她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看书一看就是很久。有时候我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愿意来我这里,我一个四十多岁有了肚腩的男人,有什么好的?你们知道的,时间久了肯定会出事。这天下午,庞春苗来了,我想逗逗她,问她问什么总穿那一条裙子,哪知道她竟然哭了起来。老天爷啊,这可是上班期间,让别人知道我把庞抗美的妹妹弄哭了,我就卷铺盖卷滚蛋吧。我赶快关上门窗,好言安慰:“大妹子我开玩笑呢,别哭了哈。”如果时光能够倒流,我绝不会为了停止她的哭声那样做,但是当时的我显然智商下了线,我一手扶着庞春苗的肩膀,一手揽过她的头就这么吻了上去。结果就是她不哭了,盯着我不再说话,我意识到问题大了,赶快松开她。“春苗,我一时冲动...”我赶忙解释,春苗眼泪汪汪地问我:“你喜欢我吗?”我鬼使神差的补了一句:“喜欢,太喜欢了!”这不是把自己又给踹回去了吗?春苗听了就要过来抱我,我赶忙推开她:“春苗,你先回去,过几天我好好和你说。”事到如今,先让我俩冷静冷静吧!合作血书那天蓝解放一回家,作为一条狗的我,就知道这小子出问题了。我从你身上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,是发情的味道。你回家主动关心了合作的家务,关心了蓝开放的学习情况,这让我的女主人十分感动,还给你泡了一壶茶。但是我知道,这都是你自以为可以赎罪的行为而已,你没救了。我的女主人黄合作,在县城广场边上炸油条,没时间送开放上学,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我。我可是一条混血的狼狗,身材雄壮,再说了,县里都知道,蓝开放是蓝解放的儿子,谁敢欺负他啊。没想到啊,蓝解放,你媳妇卖油条,我送你儿子上学,你就在你那破办公室里跟别的女人搞在一起。这一天我正躺在院子里发呆,临近傍晚蓝解放回来了,神色有些不太正常,合作正在院子里筛绿豆,忙得一身汗。蓝解放走过去问:“忙什么呢?”合作看了一眼解放说:“这绿豆是开放他爷爷托人捎过来的,别浪费了,生豆芽给开放吃。”蓝解放哦了一声,半晌没作声,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绿豆跳来跳去,终于开口:“合作,我们离婚吧。”女主人显然是没听明白他这句话,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丈夫,蓝解放又一次开口,这次语气变得肯定起来:“我们离婚吧。”没等蓝解放反应过来,黄合作豆大的眼泪从脸上滚落,她手里的簸箕落地,绿豆掉了一院子,整个人扶着案板摇摇晃晃。蓝解放还补充道:“对不起,但是请你成全我。”女主人双手揉着眼角的眼泪喊道:“等我死了吧!”蓝解放这一夜没在家,大概是去找那个情人了,合作就站在厨房里揉面,要给孩子烙葱花饼。她时不时地呜咽出声,又立马用袖子擦掉泪水憋回去,蹭到脸上的白面让她看起来滑稽可笑,她攥着擀面杖转身取东西,又被地上的绿豆滑倒。于是这个女人放弃了抵抗,坐在地上低声哭了出来。第二天,合作破天荒没有去卖油条,亲自送完了开放上学,她摸着我的头对我说:“狗啊,你能找到那个人对不对?带我去找她。”我当然能找到那个情妇,这种时候我必须站在合作这边。我领着合作一路跑到新华书店,站到了庞春苗面前,我确信她就是蓝解放的那个相好,因为我闻到了她身上蓝解放的气味。合作没多说什么,她把庞春苗喊到外面,冷声让她离开蓝解放。庞春苗已经深深爱上了蓝解放,哪里肯答应。合作想了想,一口咬在自己的手指上,她举着手指在路边梧桐树身上写了三个血字:离开他。然后闭着眼睛说:“你离开他吧,去谈恋爱,去结婚生子,我不坏你的名声。我黄合作人丑命贱,但是我说话算数!”结语蓝解放真是被猪油蒙住了心,没忍住诱惑,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和二十岁的春苗勾搭到了一起,居然还要和原配黄合作离婚!明天让我们继续阅读《生死疲劳》,看看黄合作是如何应对这场婚姻危机的。图片来源:电视剧《平凡的世界》剧照。《生死疲劳》⑥ | 因为一头母猪,我和兄弟反目成仇原标题:《《生死疲劳》⑧ | 当40岁的丈夫,爱上20岁的女孩》阅读原文

早餐知识

   

联系我们

QQ:151996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12345@qq.com

地址:总部:湖南长沙市百事2街道办盛世华府1002号(全国连锁店)

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